推广 热搜: 茶业金融  云南  武夷茶文化  茶叶  茶叶深加工  茶叶销售  博览会  农药残留  雅安茶  中国茶产业 

六堡茶的金融属性,会是茶叶收藏的又一个风口吗?

   2022-07-25 一茶派森工670
核心提示:每次提到几万一公斤的古树茶时,总会有人说:炒作。茶是喝的,不是炒的。似乎普洱茶就应该几十块、几百块!可为何几万块的古树茶

每次提到几万一公斤的古树茶时,总会有人说:炒作。茶是喝的,不是炒的。

似乎普洱茶就应该几十块、几百块!

可为何几万块的古树茶,大家依然乐此不疲呢?

在冰岛、老班章上万块的毛料行情上,我们看到一点,好茶是真的不便宜。

茶到底是喝的,还是炒的呢?

当我们说普洱的时候,实际上是两个普洱。一个是消费的普洱,一个是金融的普洱。

自2016年以来的年年上涨,六堡茶也逐步显示出了其金融属性。六堡茶会成为普洱之后的又一个风口吗?本文试图从“大益”以及“三鹤”两个品牌去一探究竟。

大益、三鹤,各有特点且历史悠久

地处南部低海拔地区的广西六堡茶,至今已有上千年历史,在清代嘉庆年间成为名茶、贡茶,并从苍梧六堡镇合口码头(“茶船古道”的起点),沿着漫长而狭窄的小河“走”出深山,至港澳地区,再越洋过海,走向东南亚,以其突出的祛湿、调理肠胃功效成为著名的侨销茶。

而地处西南高海拔地区的云南普洱茶,以突出的解油腻、助消化等功效,通过马匹牲畜等交通工具,被销往新疆、西藏等西北高寒地区;在清末民初,普洱茶开始销往越南、泰国和南洋地区。

具体到生产企业,大益茶业集团是在勐海茶厂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。勐海茶厂创立于1940年,在迄今为止的逾80年的发展历程当中,从基业初创到中兴发展,从国有体系到改制民营,从传统工厂到现代企业,从实业报国到茶益天下,见证与推动了中国现代茶产业的发展与壮大,大益的发展历程,堪称业界传奇。

而“三鹤”的所有者——梧州茶厂,始建于1953年1月,距今已有近70年历史,有“中国六堡茶工业的摇篮”之誉,是“中华老字号”企业。茶厂发酵池经过几十年的沉淀,现已形成相对稳定的微生物菌落结构,这是其生产的三鹤六堡茶以独特的品质风味、神奇的养生功效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青睐的关键。

消费、文化、金融,孰轻孰重

不管是大益,还是三鹤,都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,除了茶这一消费属性外,因为被誉为“能喝的古董”,所以这类的茶就有了文化属性;又因为具有“越陈越香”的特质,由此产生的交易市场又使得他们具有一定的金融属性。是茶,又是文化,还是一类特别的金融产品,这三者合在一起是怎样把一款又一款普通的茶变成了投资对象?

大益、三鹤茶是古董吗?

是,也不是。古董一个“古”字就说明了这类物品的年代性,只有那些具有一定年份的茶才有可能成为古董。

古董的第一属性是收藏,当茶成为古董后,就会面临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:喝还是不喝。喝了,古董被消耗掉;不喝,它还是茶。茶的第一属性不就是拿来喝么!

而关于茶的金融属性,目前市场上观点不一。有人对其倍加推崇,也有人对其嗤之以鼻。

茶的金融属性是大益、三鹤茶能够在市场流通的关键所在,普洱、六堡茶产品众多,为什么只有大益、三鹤茶能够有如此好的流动性?说白了,就是因为他们的金融属性胜过其他的茶消费品的属性,这点同葡萄酒极为相似——“在世界上的红酒品类中,只有5%的葡萄酒有收藏、增值的价值,而这部分酒一般集中在国外,产自法国罗曼尼康帝等几个特定的酒庄里。”

当我们把时间段进行拉伸,以5——10年为基准。接下来就会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:一开始所有的茶都在升值,等到了一个时间节点,这些茶中品质最出众的一类就像坐了火箭,品质相对不错的开始快速升值,至于品质不算出众的产品就会出现升值乏力,甚至反复摇摆的情况。再经过若干个时间段后,就会出现最出众的那一类茶高高在上成为传奇、次一级的茶成为经典、剩下的则会被投资者们分成三六九等,再由市场给出相应的价格。

收藏,可以金融也可以消费

茶,首先是消费品,但是在成为品牌后,像大益、三鹤这样耐久藏的茶,就会成为收藏品。而收藏茶的动机,又各不相同了。

马来西亚六堡茶收藏者林倾强收藏六堡茶,是看中它的金融属性。

我从1997年开始收藏和销售陈年六堡茶。只要一有空,我就在怡保、槟城、吉隆坡等以往矿区较密集或广府人聚居较多的区域寻觅,一些边远地区的店铺更是我寻觅的重点,因为这些店铺信息或销售渠道相对不畅,贮存的陈茶也会更多。

2006年,我在怡保曾收藏到一款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生产的老六堡,那款六堡茶口感很好,品尝时会觉得有种咖啡味。我记得当时收藏时,这款老六堡价格每公斤不过3000元(马来西亚林吉特,下同),现在已升至每公斤30000元。

而出身满清皇族,又在民国时期出任要职的唐鲁孙对于普洱茶收藏价值的认识,我们可以从其《故园情》中寻得一丝端倪。

那志良(原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,民国时期掌管故宫文物)先生谈到茶库缎库,也引起笔者当年经历的几桩小故事。在故宫处分那些物资的时候,有些朋友喜欢喝红茶、绿茶,于是就买些皇家茗茶去品尝。殊不知红茶绿茶熏制后所含水分都比较高,经过多次自然发酵之后,霉变的结果,红茶结块,绿茶一碰就碎,而且霉味特重,根本不能泡茶饮用了。倒是大理普洱茶、云南沱茶制成茶饼茶砖,所含水分本来就低,再一压紧成砖成块不透空气,反而不会霉变。

今年春节文友在台北小聚,庄产兄带来一块乾隆年间的茶砖,沏了一壶,让大家品尝,据说可治感冒。刚一进口,风韵未发,还觉不出好在何处,等喝第二杯就觉出芬芳微涩,就觉出精英上浮,意爽而甘了。笔者在故宫拍卖物资的时候,也曾经买过几饼沱茶。等抗战胜利,把云南新制沱茶两相比较,前者厚重柔炼,后者头一口虽然清新甘洌,但是细细品尝,就觉得有点烦浊下凝,不如前者悠然意远啦。笔者不擅品茗,个人感觉如此,是否是贡品经过精细加工,市售沱茶制造比较粗放的缘故,就不敢妄自悬揣了。

喝还是炒,需根据个人需求具体对待

不管是大益为首的普洱茶,还是三鹤领衔的六堡茶,在存放时对室温和湿度的要求都比较高。若是一般的家庭藏茶,大多是以藏供饮,只要注意与其他绿茶、乌龙茶不同,不需要隔绝空气,相反喜好通风干燥的环境,所以可将茶放在陶瓷缸等器皿中存放,不要受阳光直射或雨淋,注意异杂味即可。

若是大量收藏以寻求金融属性,那就需要考虑仓储问题了。存放这类老茶,其仓储标准要超过绝大部分茶商,纵观整个投资茶市场,能做到的人恐怕没有多少。

尤其是六堡茶,窖藏是其独特的陈化方式,也是其独特品质形成过程中的一道工序,若是没有窖藏的资源,那就需要三思了。

文|一茶派·森工

 
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 
更多>同类资讯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合作中心  |  投稿须知  |  免责声明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